24小时服务热线:18684834710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锦素流年,岁月清浅

POST DATE:2014/12/21 15:41|来源:衡阳网站建设|编辑:梦达君

       掬一捧花香,温一怀缱绻,带着淡雅素静的情怀温婉着因我们的文字堆砌起来的那份情感,那份记忆。静卧孤床,多少清幽的念想在心底萌动,万种情愫触动心弦。曾经的欢喜,曾经的悲伤,曾经的爱恋,都己在这萧瑟的寒冬沉淀,一切若隐若现,若近若远。韶华易逝,流年如水,岁月依旧清浅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————题记
 
       细数流年的风景,一些事,一些人,一些遇见,在不期而遇的时光中温润着生命,婉约着心灵。浅笑回眸,那些过往的画面,深情凝望,那已远去的昨天,独自暗然,渐行渐远。躲开尘世的喧嚣,静守一个人时光,如此淡然。安静已成了一种习惯,亦不知何时起,远离了热闹,远离了人群,甚至很少逛街,衣服也变得淡然素黑,即便冷却了华丽的色彩,但依旧朴素得体,不为悦已者容,只为给自己一份淡雅美丽的心情。把心事付之流水,落寞了整个冬季!谁的夜,忧伤了谁的诗,谁的歌,揉碎了谁的心。
       每一次选择都是转折点,都是有目的的。早晨七点半的闹铃会准时把我从睡梦中惊醒,于是拖着疲惫的身体,似乎还有一丝睡意,来到车间,轰隆的机器声很快将我带入了工作状态,这,又是新的一天。上班,吃饭,睡觉,每天如此,生活没有了激情,我不想,因为我也是个有激情的人。 终于有一天,我选择了离开,离开那陪伴我三四年的行业,不为所别 ,只为所求。我将要远行——“追梦 ” 
       匆匆的回来,匆匆的离开,我奔波于故乡与他乡之间,喜欢了都市的车水马龙,灯火璀璨,亦舍不得故乡的鸟语花香,小桥流水。每天披着小包,满怀信心,搭上过了三四班才能挤上去的地铁,把自己假装成公务员一样,当听到列车广播:列车即将到达岗顶站,有去往天娱广场,大华酒店,中山三院,摩登百货岗顶总店的乘客请提前做好准备;我知道该下车了,梦想启航——天琥。 
       父子情 ;
       都说母疼儿,父亲又何尝不是呢?我从来没有写过关于父母的文章,我也没有看过《父亲是个农民工》的电影,就如我弟所说:父亲是个很要强的人;他性格朴实,每每遇到挫折,他总是说没事,其实并非所然,他却独自承受。十月,我乘座高铁去往广州,由于电脑城附近房租昂贵,一时也找不到住处,心想父亲也在广州,与其通话后得知离我不远,便直奔而去。 自认长大后没有和父亲同床睡过,犹记得,那期间却与父亲同睡工地上十天,尽管只有十天,却让我们的亲情增加了不少。他早上六点多起床做事,我八点起床去往学校,晚上七点回来后,父亲早已帮我把冲凉的水烧好,每天如此。有一天他告诉我他们这工地就要完工了,叫我到时跟他住之前的住处(番禺)那边,我觉得有点远,而且还得坐了公交再挤地铁,周转麻烦,于是我一个人又到处找房子,员村,车陂这些所谓的城中村都走过了,就是没有合适的,不是太贵,就是太远,最后还是找了他做事马路对面的一间光线较暗的单房,主要是靠近地铁挺方便的。父亲知道后也曾说了我几句,但我已付过钱了没办法,我知道他怕我钱不够用,能省则省。那期间父亲曾多次问我钱够用不,我说,够用的,放心吧!父亲无奈只好帮我提着行李拿到我的住处。过了两天,他说工地已完工了,明天就过去他那边了,叫我晚上去他工地坐坐,我知道,他只是想再见下我,明天就是我一个人在这边了。一下地铁,我没有回我自己的住处,而是直接去他工地,他和几个老乡正在看电视,看到我一过来,就叫我到他床边,说:“干脆我给你点钱吧,平时多买点水果吃,一个人在这边晚上别回太晚;”我只好低头回道:“嗯,晓得咯;”我坚决没要他的钱。过了一会儿我说:没什么事,那我就先过去了哈;父亲说:“好”。我走出房门,父亲这时也跟随着,我说:你回房吧,我自己过去就行;他说:“没事,我到下面买点水果给你;”,他知道我平时一个人是很少买水果吃的,但我还是坚决没让他买。我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促使我一次又一次地拒绝父亲的好意。他送我到了马路边,说你过去吧,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哈;我说:“好勒”。我看好车辆小心翼翼地横过马路的一边,到了中间的护栏处,目光再一次回首,父亲并没有离开,还依然站在原地望着我,示意我继续过去,当我横过马路的另一边时,再目首相望,由于车流量大,马路的对面很模糊,已经看不到父亲的踪影,倾刻我多么想再看他一眼,哪怕一个背影也行。也许总在经历过后,才会更加成熟,更加坚强。突然有种泪流的冲动,但我没有,我尽情地控制自己的情绪,回到住处,躺在床上想起了朱自清的《背影》:走到那边月台,须穿过铁道,须跳下去又爬上去………… 
      春去冬来,季节的更替在窗外悄无声息的饰演一场变故,而寒冷依旧是冬的模样。想起了自己风风雨雨走过的路,一路欢喜,一路清愁。那份曾经有的执着和信念终究被淡然的岁月搁浅,一份眷恋,一份惆怅,一份相思,一份艰辛,敲打着我的心房。素心如简,淡看一切红尘过往,习惯一个人的宁静,习惯一个人的寂寞。习惯一个人思索。心的孤独,心的寒冷,喜欢在安静的夜里,为自己的心灵找一方僻幽的居所。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| 平 親筆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癸巳年十二月二十三日